☆FreE★ZerO☆CrazY★StorY☆

關於部落格
「☆是個嚴重的腐控★很愛很愛一堆東西的我在這裡☆很愛傳說的勇者的傳說的米蘭大佐和殲滅眼小主人迪亞跟夢置眼拉夫拉這三姐弟(?)☆很愛克勞X米蘭★超愛迪亞和拉夫拉黏米蘭(私心)☆米蘭受至上★也很喜歡閻魔大王和鬼男君☆APH超愛眼鏡戰隊☆也很愛元親VS竹中→元就★也很愛高桂☆是個NBLK∞的參謀也是創革人更是WH的孩子★」
  • 2176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我們的故事

 那一天,也下著雨…..

 『小正、小正!!』抱起躺在血水中的少年,他喊著 
看著失去血色的少年,臉上浮現悲痛的表情,抱著瘦弱的身軀,不願意鬆手,看著少年蒼白的臉,他沉重的說:『為甚麼…..

 『為甚麼!!!!!!

 雨不停的下,不管下得多大, 
都無法埋沒他的悲傷。

 =========================================================================

 尤尼走出密魯菲奧雷總部,來到中央庭院

「白蘭,快進去吧!要下雨了。」

 白蘭沒有回答,一直盯著門口

 「白蘭? 
「我在等….. 
尤尼聽到白蘭這樣回答,不禁又問:「你在等甚麼? 
「等小正啊!

 聽見回答,尤尼的心揪了一下

 "好痛…..真的好痛……"

尤尼伸出手拉住白蘭的衣角,跟他說:「別等了….入江不會回來了….. 
「你在說甚麼啊?」白蘭不解的問 
「入江已經不會回來了他已經…..」說到一半,尤尼便停口 
白蘭轉身,不懂尤尼的意思:「已經甚麼?

 尤尼搖搖頭,悲傷的看了白蘭一下,他說不出口,可是卻又希望說出事實,希望白蘭可以從那虛假的美夢中清醒過來,面對現實。

 「了….. 
「甚麼?」白蘭聽不清楚尤尼說的話 
尤尼深呼一口氣,說:

 「入江已經死了。」

 『滴答』雨開始下了 
落到兩人的身上,不斷的拍打,冰冷的雨也沁入心裡。

 「尤尼,你在說甚麼啊? 
「入江已經死了。」分不清楚是雨水還是淚水,水珠從尤尼那痛苦的表情上一滴滴落了下來。 
「哈哈你在說甚麼啊?」白蘭微笑了一下:「小正只是出任務了而已呀! 
「白蘭!!!」尤尼怒吼:「你快清醒吧!!入江他….他早就死了!! 
「這笑話不好笑…..

 白蘭的笑容從臉上消失了,他的心頓時碎了,他不瞭解為何尤尼會說出這種劣等的笑話。

 「怎麼了??」聽到尤尼的怒吼,雷歐和其他人都很關心的跑了出來 
「雷歐….」白蘭抓住雷歐的肩膀:「小正只是出任務而已,對不對?

 雷歐悲傷的看著白蘭,緩緩的垂下頭,用極小的聲音說:

 「入江他….已經死了…. 
「你騙人!!!」白蘭生氣的怒吼
「小正他只是出任務而已!!我討厭你們這種玩笑!

 大家不言一語。 
良久, 
津嘉打破了雨中的沉靜:「入江他….在那一天就死了。白蘭大人您忘記了嗎? 
「胡說….」白蘭慢慢的說
「小正他三天前才出任務的!!!一直到昨天他還用手機跟我對話!!說好今天回來之後我們兩個要在一起去吃蛋糕的!! 
「那已經那麼晚了,為甚麼他還沒回來? 
「搞不好是延遲….. 
「夠了!!!!」白蘭還沒說完就被野猿的喊叫給制止了

 雷歐看著白蘭,用著哀傷的口語說:「入江他….在一個月前就死了啊…..

 "不對!!!他還活著!!昨天我們才說好要去吃蛋糕,小正在手機中還是跟往常一樣無奈的叫我要專心工作!!!他說好今天會回來的!!!他才沒有死!!!這種玩笑我真的十分厭惡!!"

 「小正才沒死呢! 
「白蘭!!我求求你!!快點清醒吧!!」尤尼抱住白蘭

 誰可以讓他清醒?告訴他他所愛的入江正一已經不在人世了。

 「小正還沒死!」白蘭用力推開尤尼,苦笑的說:「小正還活著他等等就會回來了…. 

「小正會回到我身邊的。」

 所有人悲痛的看著白蘭, 
沒有人可以將他從痛可的深淵拉回來。 
是因為打擊過大而喪失記憶?還是因為這個殘酷的事情逼瘋了他?

 「你快想起來吧!想起那天吧…..」野猿哭著說,大猿則是一臉哀傷的安慰他 
「請你快點想起…..那一天吧…..

 望空,白蘭不語,任隨雨滴落下。

 "對了….. 
那一天也下著雨…."

=========================================================================

 『小正!!!』白蘭看見正一倒下,便趕緊過去抱住他 
『咳白蘭大咳、咳!!』正一虛弱的叫著白蘭,口中不斷咳血

 為了不讓白蘭受傷,正一用自己的身體檔下了原本要偷襲白蘭的子彈。 
子彈貫穿身體,傷到肺部,血流不止,最後倒在泥濘的地上。

 『白蘭大人…. 
『別說話』白蘭心痛的看著正一

 雨水把正一身上的血水洗落,也無法洗掉悲哀的命運。

 『我….』正一虛弱的說不出話

 我還有話要跟白蘭大人說啊….

 『不要說話….傷口會更嚴重的…. 
正一微笑:『白蘭...大人我一定會死的。所以請您別露露出這種表情….咳咳! 
『別亂說!不要說這種不吉利的話!

 白蘭則罵正一並不是因為別的原因,正是因為正一對自己的生命隨意畫下句點。

 『吶….白蘭大人….可以咳咳!!請您抱緊我嗎?』正一問 
『恩….』白蘭緊正一,緊緊的抱住,不願意鬆手,把熱量傳給漸漸冰冷的柔弱身軀。

 想哭卻哭不出來…. 
明明很悲傷, 
卻連一滴淚也流不下來。

 『我….有個請求….』正一用極微虛弱的聲音說 
白蘭擦掉正一嘴角的血:『甚麼請求? 
『我可以….可以直接叫您的名字一次嗎?

 小小的願望,不禁令人感到他的天真。

 『要叫幾次都可以。』 
『恩白蘭。』正一用著微抖的語調說出了一句話
『能夠在最後最後這樣叫您真的是太好了 
『甚麼最後等你好了,回去之後要叫幾次都行….

 傷口血流不止,冷冰的雨落在身上白蘭並不覺得寒冰,只有看見他眼前的正一的傷口,卻讓他心口冰涼。

 『白蘭我好累喔….』正一微微一笑,臉上毫無血色。 
白蘭輕撫著他的臉頰,溫柔的說:『好好的睡吧!起來後再一起去吃蛋糕吧! 
『恩….』正一閉上眼,慢慢的,身體垂了下來,一直在白蘭的懷中,很沉、很沉的睡著了,再也沒有醒來過。

 白蘭一直希望正一是個專屬他的人,只會對他笑、只會對他哭、只會陪在他身邊,不會離開他的部下。 
現在不是達到目的了嗎?只是不會說、不會笑、不會哭而已。

 "我想要的不是這樣…."

 "我想要的是會對我笑、會找我哭訴、會叫我去工作、會惱羞成怒、容易臉紅的小正!"

 他要的,是一名叫做「入江正一」的活人 

 

 

 
等到急救班來到,入江正一確認死亡。 
白蘭聽見這消息,瘋狂的小跑到正一的遺體旁邊,但是卻被y攔了下來。 
他一邊想掙脫y,一邊大喊著欺騙自己的話語。

 『小正還沒死!!

 『他只是睡著了而已!!

『他會一直陪在我身邊的!!

   在那之後,白蘭每天都跑去跟正一說話。 
正一就像真的睡了一樣,身體一點損壞也沒有。 
直到三天前,葬儀社的人員把正一放入棺材內,不知運到哪裡去了。

 =========================================================================

 「想起來了嗎?」尤尼問白蘭 
「是我害的……」白蘭大聲的說:「都是我害的!!!是我的無能害死小正的!!!!

 他很自責,認為都是自己的過失而害死了正一,所有人很清楚,白蘭是一個可以為了自己所愛的人而犧牲一切的人。 
正一的事情所有人都很難過。 
但受傷最深的還是他自己。

 「沒有小正的世界….我才不要!!!!我寧可選擇去陪小正!!

 y聽到白蘭這樣說,衝過去狠狠的打了他一拳。

y大哥!住手!!」野猿趕緊阻止y

 白蘭很狼狽的坐倒在地上,不言一語。 
這是所有人第一次看到這麼狼狽的白蘭,不過不會因此訝異,因為對他而言,活下去的動力已經消失了。

 「入江會就你就是希望你活下去啊!y很憤怒,不管自己的對象是上司,他仍不停口:「入江會死全都是你的錯!!! 
y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